top

殷墟组诗

作者:冯潇    发布时间:2018-06-28 15:54   来源:安阳新闻网

殷墟组诗

 文/冯潇

 车马坑

驾车马驶向巴羌、荆楚
车马腐朽殷之小屯、武官
三千年缓行,赏洹水淙淙
三千年疾驰,车马坑装饰眼眸
青铜钺聚兵权荣耀,女子妇好挥舞
鼓、磬、铙、钟、铃、埙、笙、琴音缭绕
金、土、革、竹、石、玉、丝、骨乐偎依
谁家妖娆女子弹奏,车辚辚、马萧萧
铿锵之声,咿呀之音
真实和虚幻,一行人走在殷之废墟

宗庙遗址

亲疏有别,守护宗庙的勇士亚丁
亲疏有别,祭祀先祖是巴羌的俘虏
夕阳照西窗,龟甲兽骨噼啪响
适宜征讨,适宜狩猎,适宜野炊
逐水的武丁王,柴门虚掩
总是和落花一样,总是和流水一样
遗址三千载,凝固成一首诗

洹水湾

一段洹水的折弯,几百载殷商鼎盛、没落
春风徐来酣睡你臂弯
蜂蝶蹁跹睹妇好芳容
洹水湾,洹水湾。青青水,水弯弯
快马加鞭,扯开三千年前的祭祀、征讨
快马加鞭,匆匆靠近武丁妇好缠绵的爱情
那一夜,武丁吹埙,妇好一曲《洹水湾》
水蔚蓝,天蔚蓝
柴门虚掩,宫殿虚掩
弯弯洹水流不尽
弯弯洹水在眼前

文字长廊

象形的人儿丰腴,捧一束刺眼的蓝色妖姬
象形的人儿消瘦,单膝跪地祈求风调雨顺

此刻,花瓣露珠娇姿欲滴
静默片刻,喧嚣片刻
蹒跚老者走在最前,陌生女子行走最后
谁动了心?天堂、地狱
谁动了心?引领诗人缓缓而来
长廊阻挡了阳光,风儿从缝隙溜进
长廊没有浓烈酒,一行人被殷商的文字击中

一种疼痛,有关杀戮

用忠诚的犬祭祀
用马牛羊祭祀,用战俘祭祀
一种疼痛,有关杀戮
鲜血淋漓,赤裸白骨
占卜、祭祀,杀戮、征讨
总是不能湮灭在时光里
忠诚的犬永恒,牛马羊永恒
殷商的王被一条枷锁
穿在博物馆的水泥墙头

责任编辑:李艳丽
bot